DSC_0014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口試前熊熊想到,自己最近似乎沒做過什麼好事,所以拉了阿賀來捐血。

 

        由於我的體質剛好介於捐血門檻邊緣,上次捐血過程超級漫長,旁邊的位置都已經換了兩位女生,我卻還插著針坐在位子上,讓陪我來的朋友疑惑的問我血還有在流嗎?

 

        進了五福路的捐血中心,填問卷時發現有一欄寫著「是否看過牙醫」,我填了是,於是在捐血前的診斷中被告知,做過根管治療後一週內不能捐血,於是我就走出來了。

 

        捐血未遂的我走出來後,阿賀一臉狐疑的看著我,問我得了什麼病。

 

「嘖嘖,你得了什麼病呢?」

『看牙齒不能捐啦!』

「事情都已經發生了,有什麼隱疾講出來大家可以體諒。」

『就看牙齒阿!』

 

        然後阿賀拍了拍我,用著語重心長的眼神。

 

        原本打算入伍前再捐個血,來證明自己清清白白的,不過現在應該是無法了(究竟是否能月底伍呢?)

 

【熊吉君的學長,難民】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【練習,收藏】《青春是場青澀的惆悵》

難民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